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东方不败】(70)作者:流精岁月
【东方不败】(70)作者:流精岁月
 字数:56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十章迷乱山洞四
 
  突然,两个瘪三同时全身紧绷,大声低吼着,用尽所有力量一同向澹台幽莲 那玲珑白嫩的娇躯中狠狠顶去,仿佛想要把澹台幽莲贯穿一般,死死把黝黑的粗 肉屌没入澹台幽莲被干得一片狼藉的两个粉嫩湿腻的肉洞。他们两人黑黑的卵袋 骤然收缩,把两股瘪三那泛着恶臭的浓稠精液同时在澹台幽莲最奥秘的深处喷挤 而出,瞬间灌满了澹台幽莲娇嫩的子宫和直肠!
 
  白浊黏稠的淫液倒灌喷涌,从澹台幽莲和两个瘪三肉屌紧紧密合之处挤溢而 出,在阳光清晰可见,一滴滴落入地上的岩石……两个瘪三足足喷射了小半刻钟, 才抱着澹台幽莲瘫软的胴体,拔出了软倒的黝黑肉屌。而后,两人依照着刀疤脸 的指示,把已经在高潮中陷入痴迷的澹台幽莲,放躺在了一块宽大的白色毯子上。 
  刀疤脸再命令两个瘪三把澹台幽莲一双雪白无力的玉腿掰成淫靡的弯曲大字 型,然后他就仔细的注视着澹台幽莲粉嫩肿胀的半开嫩屄口,以及紧紧相临的, 另一个被撑涨而成一个粉色圆洞的菊门。
 
  他看着其中那浓稠白浊的精液缓缓从两个肉屄中倒流而出,同时低声淫笑的 说道,「毒莲花,你下体被灌满精液的样子可真淫荡呀,嘿嘿,他们射了好多在 你里面呀,你会不会怀上个瘪三小孩呀,到时你怎么向未来夫君交代?啧啧,在 人前装得一副高冷清纯,现在被两个瘪三肏了,看你以后还怎么装……」刀疤脸 下流的说着,站起身来,脱下了衣服裤子,亮着他那根已然挺立,粗大如玉米一 般的肉屌,和另外两个正揉着黝黑肉屌的瘪三围着澹台幽莲,站在石头上,坏笑 着说道,「嘿嘿,以后可能都不会有机会再肏你了,今天一定要玩个够本……」 
  我的心已经痛得发麻,脑中也是一片木然,刀疤脸说「以后都不再有机会」 是什么意思呢?先奸后杀?
 
  不管怎样,只要他有什么坏心思,我也一定要狠狠给他一个教训!拼死也要 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可是眼前,看着刀疤脸和两个瘪三赤裸着身体,再次紧紧围着澹台幽莲,我 知道,今天梦魇一般的淫戏,还远远没有结束……「啊嗯……刀疤哥…啊…你想 怎么样呀……啊嗯…放过我吧……啊…不要在这里弄人家那里……这里会被人看 见……啊……求你……啊嗯…」我循着澹台幽莲的轻声呜咽呻吟看向眼前,就在 不远的石头上,不到几米的距离,两个瘪三正注视着哪里,澹台幽莲就赤裸着雪 白青春的玉体,倚坐在刀疤脸的怀中。刀疤脸也光着他干瘦的身体,四肢用力钳 着澹台幽莲,强迫澹台幽莲面对着瘪三的目光,面对着附近所有人,让澹台幽莲 仿佛绽放的雪莲一般毫无遮掩的展示她胴体上白嫩诱人的每一寸肌肤。
 
  澹台幽莲斜靠在刀疤脸的肩头,她楚楚动人的秀靥上满是娇羞和痴迷,她本 是清澈如深潭的双眸现在却妩媚的半闭着,朦胧如雾,失神而恍惚的看着眼前的 瘪三们;她光洁白嫩的胸脯没有一丝瑕疵,仿佛就是被上天用琼脂捏塑而成,那 浑圆丰硕的双乳是那样的完美,大得让人乍舌,翘挺得呼之欲出,白得仿佛雪团, 又嫩得几欲滴水;她那窈窕纤细的蜂腰在刀疤脸怀中向前微弯着,即便如此,她 精致的白嫩小腹上也看不到一丝赘肉,线条依旧是无比的光滑紧实。
 
  而向下看去,那黝黑粗大的黑铁肉屌在那一柱擎天,那粗长让所有看见的男 人都妒忌不已;澹台幽莲一双超长美腿正被刀疤脸摆成淫媚放荡的弯曲大字形, 毫无保留的对着所有人;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下,她那双完美无瑕的玉腿禁不住娇 羞的微颤,白嫩香滑的小脚丫不由得紧绷微挺,光滑白皙的膝头也不自然的想要 并拢;可是,刀疤脸干瘦的双腿却蛮横的用膝盖别着澹台幽莲的腿弯,强迫着澹 台幽莲完全暴露着她那最隐秘的花瓣。
 
  澹台幽莲贲起的阴阜光洁而白嫩,仿佛是新出笼的小馒头一般;上面那道肉 缝精致而窄小,没有任何多余的褶皱芽肉,光洁动人,本是极淡的粉红色,可是 却由于刚才瘪三的凌辱,现在正泛着令人爱怜的红肿;而两片娇羞诱人的花瓣间, 正是她那硕大的卵袋与那黝黑粗大的肉屌,因龟头棱角处被绳子绑着,肉屌显得 不正常的肿胀与粗大,如若被女人见了,肯定抵不住诱惑让人禁不住想上去舔吻。 
  这一切澹台幽莲最私密的美景,本来仅仅属于我,现在不单单是被别的陌生 男子享用,而更是在阳光刺眼的山洞口上被几个混蛋瘪三全都看光了,距离是如 此之近,甚至连澹台幽莲光洁白嫩的大腿内侧上透出的淡淡清络,都能丝丝的看 清。
 
  不仅如此,澹台幽莲现在更是仿佛娇软无力的情人一般坐倚在她龌龊的刀疤 脸怀中,她那丰胰傲人的白皙乳肉此时正被刀疤脸恣意的揉捏,她那粗大的敏感 异常的黑铁肉屌更是被刀疤脸干瘦的大手不停套弄,弄得她一次次无法抑制身体 的刺激,不住的轻喘娇吟。
 
  肏!怎么会这样!我想要冲出去,猛击刀疤脸猥琐得意的丑脸,可是,看着 澹台幽莲的面庞,却是想看得更多,我如同灌了铅块,心中纠结异常,可是下体 却早就硬得发疼。
 
  「哼!…荡妇,下面明明越来越湿,还说不想?告诉你,我就是要别人看到 你放荡的样子…哼,在人前你总装得冰清玉洁似的,怎么?刚才被我肏了还不够 么,现在还装矜持?」
 
  刀疤脸沙哑的说着,一手毫不怜惜的仿佛和面一样大力揉搓着澹台幽莲白皙 酥软的丰乳,另一手握住澹台幽莲黝黑粗大的黑铁肉屌之上,快速的套弄撸动着, 同时,他把削尖的脸贴在澹台幽莲光滑的粉颈上,轻咬着澹台幽莲的耳垂,伸出 舌头,下流的舔弄着澹台幽莲的耳蜗。
 
  「啊啊……是我错了…啊……刀疤哥哥…啊…啊啊…好难过……啊啊……这 里容易被人看见…啊……要是被人的知道了…啊啊…人家怎么活呀……啊啊…放 开人家吧……嗯啊…以后,人家都会好好满足你的……啊……这样…你还不满足 么……啊啊…你想人家怎么样呢……啊啊……」虽然澹台幽莲雪白玲珑的娇躯扭 糖似的挣扎着,可是她的娇喘却愈发急促,声音也渐渐变得半醉未醉,而她腿间 那粉嫩的嫩屄口中,残留的精液也更是随着渐多的汁水,缓缓流出——看得出, 虽然澹台幽莲想要挣出这窘境,可是在山洞口被瘪三围观,同时再被男人挑逗她 的密处,她的身体却已经情不自禁的愈发兴奋了。
 
  「」以后「?…哼……已经晚了!?」刀疤脸有些气急败坏的在澹台幽莲耳 边低吼着,而同时他手上的力度也是猛然加重,死命的抓捏着澹台幽莲娇柔的豪 乳,在澹台幽莲那雪白光润的乳肉上留下条条红红的手指印。
 
  「啊啊!……疼!……刀疤哥……轻些!……啊!……好疼!……啊啊!… …好疼…放开人家吧……」澹台幽莲痛楚的娇喘呻吟着,她用力扭动着柳腰,一 双玉手企图护住胸前,阻止刀疤脸手上的肆虐。
 
  可是,本来女子的力气就不如男子,又有伤没有回复,更不要说澹台幽莲刚 刚被两个瘪三的肉屌插满两个肉洞,干上了数个高潮,现在她这孱弱的挣扎,仅 仅是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欲而已,丝毫没有真正的作用。
 
  「哼!…你这个婊子!……现在你光着屁股在这里被我们玩…嘴里还是不老 实!…妈的!……」刀疤脸低声骂着,本是抓揉着澹台幽莲丰乳的手,猛然一甩, 就给了澹台幽莲一个清脆的耳光!
 
  「啊啊!……唔唔……」随着澹台幽莲呜咽的尖叫,一个清晰的掌印就立时 印在澹台幽莲白皙俏脸的面颊上。
 
  混蛋!看着刀疤脸对澹台幽莲动粗,看着刀疤脸随意用暴力教训自己的青木 女神,我的心猛然一痛,我气的全身发抖,可是内心却不怎么想解救澹台幽莲。 
  面对着澹台幽莲梨花带雨的面庞,刀疤脸却没有任何怜悯的意思,他不顾澹 台幽莲的挣扎,把澹台幽莲抱到了他的腿上,让澹台幽莲娇软光润的雪白臀肉紧 紧压着他干瘦的腿,双手大力揉搓起澹台幽莲一对白甜瓜似的丰硕美乳。
 
  「啊唔……呜呜……疼!…啊啊…不要那么用力……啊…刀疤哥……啊啊… …放过人家吧……啊唔……人家没有办法的……」在刀疤脸手指粗暴的发力下, 澹台幽莲胸前一对丰胰白皙的豪乳不停的被挤揉成各种形状,酥软娇柔的雪白乳 肉更是不时从刀疤脸鸡爪似的手指间溢出,可不论澹台幽莲是痛叫呻吟,还是扭 转挣扎,刀疤脸却似乎不怜香惜玉,死死的把澹台幽莲抱在怀中,更是抽空狠抽 了她黑铁肉屌两下耳光。
 
  面对澹台幽莲的娇叱,刀疤脸满不在乎的坏笑着,口中喃喃的自语着,「嘿 嘿,其实,我现在就可放过你,不过那小子就……」,接着,他更是假惺惺推开 怀中的澹台幽莲,装出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眼神更是看向我这里。
 
  看着刀疤脸看着我这方向的样子,女神契约让澹台幽莲的潜意识里使得娇羞 的俏脸上立刻流露出一丝惊慌,她紧咬着红馥馥的樱唇,秋水般的美眸仿佛受惊 的小鹿一般闪烁着,她雪白的胴体轻轻颤抖,好似犹豫了片刻,然后她又是无奈 又是无助的伸出玉手——仿佛下定了决心,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她回身一把抓住 了刀疤脸的手腕,甜腻的娇声哀求着。
 
  「啊啊……别…嗯…不要,你不要离开……啊…求你了……好吗……啊…… 别走嘛……刀疤哥哥…人家…唔…人家都听你的还不行么……」看着刀疤脸奸计 得逞,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再次坐回毯子上,再次恣意的把澹台幽莲雪白动人的 娇躯揽入怀中,我心里苦闷的火焰烧得发疼,可却只能无奈——澹台幽莲之前为 了我的突破!她才如此轻易的被男人所胁迫!
 
  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冲上去把他们杀光结束这一切吗?
 
  「嘿嘿,这才乖,是不是,我的宝贝?」
 
  刀疤脸坏笑着,干瘦枯黑的胳膊夹着澹台幽莲雪白柔软的柳腰,抓上了她那 丰胰得无法一手掌握的雪白美乳,然后扳着澹台幽莲的面颊,狠狠的亲上了她的 红唇。
 
  刀疤脸恶心挂着胡茬的嘴死命的封住了澹台幽莲的檀口,他更是放肆的伸出 舌头,直挤入了澹台幽莲的口腔,肆无忌惮的舔吮捣动,享用着澹台幽莲的丁香 小舌。把澹台幽莲雪白娇嫩的面颊用唾液弄得一片狼藉之后,刀疤脸松开了澹台 幽莲的嘴,得意的淫笑道,「嘿嘿,妈的,美女的舌头都是这么好吃。我早说过, 你今天就是一个听话的荡妇,嘿嘿,明白么?」
 
  澹台幽莲被强吻得几乎无法呼吸,一被放开就张着秀口急促的喘着气,面对 刀疤脸双手在她白皙胴体上的肆虐,她只能轻轻颤动,一副想要挣扎,却不敢忤 逆的情态。听着刀疤脸下流的威胁和要求,澹台幽莲别着晕红如火的秀靥,微蹙 着黛眉,细若蚊声的娇羞的呻吟着,「唔……嗯……好哥哥…好夫君…嗯……人 家…今天都是你的……」刀疤脸得意的坐在毯上,后仰着身体,欣赏着澹台幽莲 那曲线优美,女人味十足倩影,一手满意的轻抚着澹台幽莲雪白光滑的粉背,一 手握着他依然挺立如柱的黑色粗肉屌,在澹台幽莲白皙柔软的臀丘上摩擦,同时 故意下流的说道,「我的小淫妇,我的肉屌热的发疼呀?你说怎么办呢?」 
  面对刀疤脸露骨而下流的问题,澹台幽莲晕红如火的俏脸上满是厌恶和难色, 可是她却又不敢反抗,只能颔着下颌,玉手无奈的伸向后,抓揉上刀疤脸的肉屌, 又羞怯又娇媚的呻吟着,「啊啊…好夫君……啊…那…那好夫君你把你的大肉屌 …啊…放到人家小屄里…好不好…啊……人家用小屄…帮你…啊…帮你出出火… …啊啊……」
 
  可恶!澹台幽莲的娇吟是那么淫媚入骨,虽然知道她被刀疤脸胁迫,可是, 想到刚才刀疤脸刚刚强奸了澹台幽莲,因突破没有看见,现在,澹台幽莲淫声媚 语要求刀疤脸干她的小屄!看着自己唯一干过的处女居然抓着别的男人的肉屌, 主动说出帮那个男人的肉屌「出出火」这样下流的话,我恨得心里刺痛,可是肉 屌竟然很不争气的更硬了。
 
  「嘿嘿,你的嫩屄的确又湿又紧,不过,刚才玩太多次了,现在想换个地方 呢,你说呢?」
 
  刀疤脸得寸进尺的说着,同时推正澹台幽莲的身体,让澹台幽莲跪坐在他的 腿上,然后干瘦黑黄的身体满足的躺在了毯子上,双手交叠在脑后,仿佛欣赏表 演一样,看着澹台幽莲雪白而赤裸的娇躯那玲珑诱人的背影。
 
  什么!刚才玩太多次了?刀疤脸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就在我突破的时间? 澹台幽莲和刀疤脸就在我旁边的大干了几场么!
 
  澹台幽莲从开始就放弃了抵抗么?是澹台幽莲太柔弱?还是澹台幽莲已经享 受这样的凌辱,我脑子一片混乱,可是肉屌却不停的硬涨。
 
  澹台幽莲玉手握着刀疤脸的肉屌,挺着不盈一握的柳腰,一双雪白光润的颀 长美腿大大的分开,蹲骑在刀疤脸的腿上,让她那雪白玲珑的娇躯摆出的那不雅 而下流的姿势就如同在如厕一般,挺着一根粗大黝黑的肉屌,可是这样低俗下流 的样子和她典雅秀丽的面庞却形成了一种鲜明而刺激的对比,在阳光明媚清风微 抚的山洞口,看在眼里没有一丝遮拦,实在是说不出的淫靡娇艳。
 
  「啊…刀疤哥好夫君……啊…那玩人家…嗯…玩人家屁眼,好不好……啊… 人家这里可是更嫩更紧……啊…一定…啊…一定让夫君的肉屌更舒服呢……啊…」 澹台幽莲轻轻仰着美艳绯红的娇靥,半闭着星眸,娇羞而又淫媚的呻吟着。 
  虽然澹台幽莲蹙着秀美,咬着红唇,俏脸上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是她的动作 却异常娴熟——澹台幽莲一边低声呻吟,一边把粉臀轻轻压在刀疤脸干瘪的腹部 上,同时,用她那翘挺而酥软,白皙而娇嫩的两片臀瓣缓缓的在刀疤脸腹部上画 着圆,撩人的厮磨着刀疤脸的下体;她一双光润柔滑的玉手,半握半放的异常轻 柔的抓着刀疤脸的肉屌,把那根肉杆按在她雪白的玉腿根,和她那湿滑娇嫩的花 瓣不停挤弄厮磨,挑逗得刀疤脸的肉屌立时又涨大一圈,让他鸡蛋般大小的紫色 龟头又亮又湿。
 
  刀疤脸挺着肉屌躺在石头毯上,看着那令男人妒忌令女人爱不释手的黑铁肉 屌,妒忌让他又想抽哪硕大龟头两个耳光,双手更是已经忍耐不住的抓向了澹台 幽莲那浑圆丰胰,翘挺曲线完美得让人难以侧目的粉臀。他五指用力嵌入了澹台 幽莲那白嫩嫩,颤巍巍的滑嫩臀肉,同时缓缓地喘着。
 
  「嗯…妈的…你这个骚货……嗯…真是个迷死人的淫女……嗯…受不了了… 对…就用你的屁眼…嗯……好好夹我的肉屌……嗯……让我好好肏你的大白屁股 ……嗯……刚才…嗯…看着你…这又翘又圆的屁股…嗯…我都快入迷了……嗯… 现在…我一定要好好玩玩…」
 
  「啊啊…好夫君……啊…你真是下流……啊啊……人家知道…你总是盯着人 家屁股看的…啊…好哥哥,你刚才又没告诉人家……说你想肏人家的屁股……啊 啊…要不然,刚才人家就乖乖光着屁股让你肏了……啊…现在,就让你插进来… …啊…用你的大肉屌插满人家屁眼……啊…好不好……啊啊……」澹台幽莲好似 动情一般妩媚的呻吟着,那娇啼声如轻柔的鸟语,又如撩人的猫叫,听得人全身 酥酥麻麻的,实在是异常的美妙而催情。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