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们的世界】
【我们的世界】
               我们的世界
 
  看到网上不少夫妻交友的故事,文章有真有假,有真实有空洞,我不去争辨, 也不去评说,我们也有过夫妻交友的经历,但这不是一篇色情文章,看过你们会 明白,愿天下有情人恩爱永远!
 
  我与妻子结婚四年了,与其它夫妻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生活虽有不如意, 但我们共相走过。
 
  一件喜事改变了我们按部就搬的生活。
 
  那是去年,妻子怀上了。
 
  我妈妈很高兴,主动请求来照顾日渐大肚的儿媳。
 
  结婚后我们就不住一起,她们俩人相敬如宾,我也很庆幸,从来没有遇见过 听说中的婆媳大战。
 
  有高兴就有苦恼,妻子是个极小心的人,这时与她做爱是不可能的。几个月 过去,我一个大男人已经有点受不了了,看着街上的美女就想扑的感觉,无奈, 到了晚上就留在公司一个人上网找些刺激,家里也有网,但从结婚到那时我和妻 都是羞于提起性的,更何况是婚姻外的性,就连想一想也是犯罪,她是一个极守 妇道的人,我也是个听话的孩子。
 
  有时妻子也会问我是不是想要,我都说自己没需要,她就会小猫一样依在我 肩上,看上去,是多么的金童玉女。
 
  妻子日觉幸福,但很快就有事情发生了。我妈妈可能是由于太过照顾妻子, 她病倒了,而妻子,从小并没照顾人的习惯,妈病了她就买些药算了,完全没有 妈妈对她细心。
 
  就这样,妈的病并没很快好,并且对妻子多有微词,妻子完全不知觉,终于, 一次小冲突演变成了大吵大闹,我在中间,左右不是,我努力调解,但半个月后, 她们又来了次更大的。妻子向来易燥,情绪激动过后,竟然流产了。
 
  我一听脑子就蒙了,但我妈妈还是揪住她的小辫子不放,她也更怪妈妈气掉 孩子,妈妈犯了病住院,我当然是心疼妈妈,她竟然不让我看望她,那时,我们 平均一天吵一两次,她的情绪越来越不对,似有精神病,我则干脆住进了公司的 宿舍,上网住往是通宵。她一人在家又不肯向别人诉说委曲,又过段时间,我完 全被她压挎了,她一见面就说要离婚,我曾在别人面前大骂她的无理取闹与不孝。 
  确定离婚的前一个小时,我们还没平静下来,我来到她的卧室,她正在换衣 服,阳光射在她美丽的胸部,金黄色的,她:“我嫁你这么多年,从来就是安安 份份,不知道是哪辈子积德找你,离了好,我趁年轻找一个有钱的,你永远别来 找我,我要和别人上床,生子!”
 
  我一听上火啊,两人扭打起来,我碰到了好的胸,突然有种受不了的感觉, 毕竟我们半年没做过了,我一下极流氓的咬到了乳头,任凭她打我,没有半分钟 她软了下来,渐渐由我的意思上了床。
 
  我像狼般在她身上乱啃,一下冲入她身体,并不顾她感受地撞起来…… 
  她开始哭,声音极大,下面的水被我撞得四溅,她开始浪叫,我冲她屁股拍 下去,马上五个指印,她叫痛,我竟有种变态的快感,加倍的用力打她屁股,她 一下在我背上抓出了血……
 
  当她的大屁股被我打得通红时,她已失去了反抗,并求我打得更狠,撞她更 狠,我大声骂她骚货、不要脸,她非担没反抗,反面更加地配合我的暴行,并嘴 里喊叫着让我骂个痛快。
 
  带着绝望的冲动我发射了。
 
  十分钟后,我们相视无言。
 
  又过十分钟,她扣好自己的乳罩,准备穿裙子,这时,我又扑过来了,我再 次进入她的下面,她一样的浪叫,只是更加放荡,我哀求我的撞打,我偏不撞, 拔出东西放入她嘴里,我尽力地顶入,她想吐,被我制止,她痛苦地用鼻音呼吸, 我不理会,直到将东西顶入她的喉咙深处,直到像弄下面一样,不知多长时间我 射了,她吐出了我的东西,滚烫白色精液从她喉中涌出……
 
  在离婚协议书上,我坚持不要一分钱的财产,她也是,倔将的我们就这样坚 持,没办法,第二天再说吧。
 
  晚上九点,我接到她的一条信息:我喜欢被你玩弄,你喜欢玩弄我吗? 
  我一看马上就硬了起来,真想找她,但人是要面子的,我发过去:你是个贱 货,婊子!
 
  我们还在战斗。
 
  她发来:我是说真的,今天我很快活,喜欢你强奸我的感觉,你以前活得太 不像男人。
 
  我过去:什么意思?
 
  好发来:离了婚我们做情人吧,你随时要随时找我。
 
  我过去:你不说要和别人上床吗?
 
  她发来:离了婚,你就管不着,你要是想要就找我,我不会再和你谈感情, 我的心已伤透,除非你妈死,我是不会再跟你了。
 
  我发去:你就是个骚货,你怎么不死。
 
  她马上打来了电话,电话里哭得不成样子,直至哭得至窒,我心中有一丝难 受。她挂了电话,又发来信息:我离开你就和死了一样!你不明白吗?
 
  我发去:已经太晚了。
 
  她发来:我已经明白你们男人了,离了婚就别来找我了,我们也不要做什么 情人。
 
  我发去:你不是刚说离了婚我可以找你吗,你真虚伪。
 
  她发来:算我上一辈子欠你的,我可以给你时间玩弄我,你想吗?
 
  我发去:想她发来:你要多长时间,我答应你,你也要答应我,时间一过就 离婚,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我发去:两个月。
 
  她发来:好,这两个月你怎么玩我都行,算我欠你的。
 
  我发去:现在呢?
 
  她发来:你来吧。
 
  不多时,我带着硬硬的下半身打车来到她娘家,她父母看戏去了,就她自己, 我们直入主题,她为我口交,我撩开她白色的纱裙……
 
  “贱货,不用安全套吗?你不怕怀上?”我边顶弄。
 
  “我是贱货,不怕,怀了再打掉,是你怕负责任吧,你从来都是小胆鬼。” 
  她不断地激起我的怒火,我变本加厉地骂她,她却越加放浪引诱我,我们在 快感在骂声中升华,结婚四年,从没如此激情过,以前我们做爱,从没说过话, 就连开灯都很少,怎么会这样,越是骂她,她越是兴奋,难道是装的,可没必要 啊,她下面泉水股涌出的春水告诉我她没说谎,她是喜欢我骂她做爱。可能是因 为在做爱中失掉尊严后人可以找到真正的本能吧……反正不知道了……
 
  直到她叫得没力气,衣冠不整地死躺在床上,像个真正的荡妇,以前我从未 发现过她的身体如此美丽,即使在我射击完毕之后。
 
  之后,我以每天一两次的量向她提出要求,她对我的要求甚至什么都可以答 应,两个月的期限一天天过去,我越发提出我所可能完成的性交,每次她都会按 我说的做,从不过问,我已不满足在家,我们在草地、酒店、别人的家、包房, 甚至迪厅的角落,她从不拒绝,用身体的每一个洞口满足我的猎奇,每次我喷射, 都极力想用浓浓的精液浇灭她高傲的心劲,但好像事与愿违,她非但用顺从来消 耗我的雄心,还用愈发迷离的眼神将我引入欲望的深渊,看来,她是要与我斗争 到底了。
 
  我最要好的朋友结婚,邀我们参加,但任我打电话发信息,她使终躲在娘家 不出来,她发来信息:我只会与你有身体的结触,其它我不管,我只是你身体上 的妻子,我们马上就恩断义决,何必再去看别人结婚,会想到我们结婚,我会伤 心。
 
  我发去:以后你不想再结婚了?
 
  她没回信息。
 
  那天,我喝的很多,别人拦都拦不住。
 
  转眼一个月就快过了,我想开始实施进一步玩弄她的计划。
 
  一天。
 
  我发去:有新的法玩,试试吧。
 
  她发来:就你?
 
  我发去:可不是,还有别人。
 
  她发来:有话快说,希望你以后别这么窝囊,有话就快说,无论怎么玩,我 都会答应。
 
  我发去:我聊了对外地的夫妻,他们明天来找我们,玩夫妻交友。
 
  她发来:?我没听错吧。
 
  我发去:敢玩就说话,不玩我也不是没风度的人。
 
  她发来:就你啊,你愿意把老婆让别人搞,我不信,你是出了名的窝囊,哈 哈。
 
  我发去:不信啊,明天过来看看,打扮漂亮点,别让别人失望。
 
  她发来:你是说真的吗,我说过我只满足你,干么把陌生人扯进来。
 
  我发去:可我们还是身体上的夫妻,你要顺从我,你想看别人玩你是什么样 子。
 
  她发来:你疯了!
 
  之后我,任凭我发信息,她已不回,我心中小失落,但更多的是喜,毕竟压 住了这个女人。
 
  没想,到了晚上,她发来信息:我想试。
 
  我发去:那男人可以很帅的,和我们年纪相仿。
 
  她发来:我怎么知道帅?
 
  我发去:他们玩过很多次了,他们说感觉不错。
 
  我不停地引诱着她,后来把他们的QQ号给了妻子。
 
  气氛有点怪怪,不太喜欢但又充满期待,我们四人坐在他们酒店下的咖啡馆。 
  钢琴与小提琴的合声不断撕拉着我的心情,妻子眼神漂乎不定地接过对方男 人递来的香烟。
 
  他们是夫妻,几乎和我们年纪一样,穿戴体面,我和他们聊过已很久,只是 他们对我妻子还不熟悉,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围绕她展开。
 
  “其它没什么呀,我们都是正常人么,谈得来才做。”
 
  “你的衣服从哪里买的?”
 
  “我看也是,你的皮肤很好呀,一点不像你说的……”
 
  她尽量表现得轻松,但一只手从没离开过裙带,紧紧地攥在手里,红酒一杯 接一杯地喝着。
 
  我很喜欢看到她这不知所措的样子,这让我想到我们刚恋爱她的羞涩,她生 活在一个极正统的家庭,父母都是教育单位的,家教极严,我们相处了半年,她 才肯让我碰她的手……
 
  而现在,多么有讽刺的意味,看来是真的恩断义绝了,现在她只个玩物,我 的玩物,我玩弄她,也看别人玩弄她,我极力这样想着,努力这样想着…… 
  这是很矛盾,但更刺激。
 
  由于他们时间有限,没到晚上我们就开始。
 
  在酒店的房间里,妻子快速地脱了自己,她喝的有点多,之后是我们脱光。 
  我和妻子先在众目之下先做,直到她眼神又开始迷离起来。
 
  我把妻子交给我他,他把妻子给我。
 
  妻子一口吞下他的东西,头发逢乱地套弄起来……他在我妻子的要求下刺入 了她的身体……
 
  我并没觉得吃醋,只是兴奋,看着自己的爱人在别人的身下摇臀晃乳,我自 己要爆掉一样的快感,只是看。他们做得很投入,妻子开始叫了。他的妻子把手 围在我的脖子上,她的身体很好,我很紧张,可是,当她把手摸到我的下面,我 的东西竟然渐渐软了下来。
 
  天。
 
  下面的该怎么说,我尽量极力强硬起来,但还是进不了她的身体。
 
  回家时已经天黑了,她在出租车里补妆。
 
  我想她一定会嘲笑我,我只有看车窗外,不过她也没说话,到了她家楼下, 下车时,她的丝袜被车门挂破了,白晰的完美的东西露出一部分,这让我立即涨 了起来。
 
  我本应叫住她,让她跟我回家满足我,但我没有。
 
  下雨了,天气很凉爽,我没回家,去了妈妈那里,那里很温暖。
 
  当时我不能确定是不是已经有了心理障碍,尽管那女人很有修养,极力安慰 着我,让我再试,可最后她还是上了他们的床。
 
  她与妻子一会在那个男人身下呻吟,一会在那个男人身上争吃那个已经东西 ……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看到那男人的东西伟岸无比,换了无数的安全 套,在两个女人洞洞里出没,自己很自卑。
 
  我不再和妻子联系,我拼命地上网,在网上,我认识了一个附近城市的男人, 他是玩SM的,我们一聊即合,他是学哲学的,讲了不少如何让女人听话的理论, 我想可以了。
 
  他答应我可以让我看到妻子最淫秽的一面,而我不好意思再与妻子说,就把 她的QQ号给了他。
 
  两天后,我们开车在去那城市的路上。
 
  路上她的电话响了,是那人打来的,她格格地笑着,并不理会我地与那人打 情骂俏,色情的空气把小小的汽车装有满满的。
 
  他在国道上等我们,是一个子不高的人,体格不强。他把车领进国道旁的防 护林里。
 
  他用绳子将她捆在一树大树上,大树的另一面就对着国道,不时有货车的强 光打过来,但他们看不到我们,他接过我的相机,一下下地按动快门,一件件除 去她的衣物……
 
  麦当劳。
 
  妻子低着头玩弄着吸管,他在我们对面,手里面纂着她白色的底裤,我则翻 看着刚才拍的照片。
 
  他突然开口:“为了更有意思,也为了你们更放得开,当妻子的发个誓吧。” 
  “什么誓?”
 
  “毒誓。”
 
  他用手中的底裙拭了下手,“我发誓绝对不会伤害到你身体,你要发誓,如 果你不顺从我,就让你最爱的人出事。”
 
  妻子看了下他,眼神落在他手中的底裙,它已经是一团了,“好吧,我发誓, 我真的发誓,如果我不顺从你,我最爱的人就不得好死。”
 
  不会儿,他们去了卫生间,回来后,妻子的口红脏了,从半透明的衣服可以 看出,她的乳罩已被除去,她低着头,更加用力地吸吮吸管……他平静地说:你 妻子的胸很软。
 
  她一直低着头到了他订好的酒店,她被推到床上,只两个,她被剥去了外衣, 我点了烟,坐到角落里观赏。
 
  他打开一个箱子,里面尽是SM的工具,被蒙了眼罩,她不安地躺在床上…… 
  一个小时后,我已青筋暴突,她被各种工具折磨得香汗淋漓,上衣被绳子捆 着,她张开双腿,哀求他的进入,他不急不慢开始对着她说各样的下流的脏话, 她说得入扣……
 
  又过半小时,她已完全失掉了尊严地哀求。他依旧慢慢地来,给她套上拴狗 的链子,开始给她浣肠……
 
  夜深了,她的力气也快用完……
 
  第二天,回家的路上,她睡在车后,镜头在我脑子里回荡。当他要进入她后 面时,她终于反抗了,疼痛让她清醒,男人叫吼着:“你若是不听从我,就让你 最爱的人死掉!”,她立即失去了反抗……当他进入时,她清晰的痛叫在我耳边 回荡许久,而他不怎么理会……
 
  她似越来越痛,我突然想冲过去教训他,但当我在干涉之前,他停了下来, 那里流了很多血,流的太多,他吓住了……
 
  我突然小声的说:“你还爱我吗?”没有回答,我当然知道,她睡着了。 
  我将她送到了她上班的地方,她揉了揉睡眼,整理下套裙准备下车,我终于 憋出了一句话:“你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
 
  “昨天啊,还疼吗?”
 
  “早不疼啊,昨天就不疼了。”
 
  “我是不是太坏了?”
 
  “嘿,不是说好了,玩的就是这个,最后你的表现不错啊,弄得人很美。” 
  “以后不玩了,对不起。”
 
  “没有什么啊,我感觉挺好玩,只要你想,离婚前我还是你的,别不高兴了。” 
  我望着她的背影,眼泪止不住了,她是那么美丽、宽容,我以前为什么要气 她,为什么要折磨她,为什么要让她玩这样的游戏。
 
  这个转变很快,只有七秒钟,这真要命,我发现我又爱上了她,爱的彻头彻 尾,爱得不顾一切,突然有种感觉:很想为她做点什么。
 
  晚上又做了,做得无比疯狂,也无比绝望。
 
  我们约定,在离婚前去一次海边,她想看看海。
 
  她见到了海,高兴得像个孩子,海边的景色让我们暂时忘记了烦燥。
 
  我们又打电话请了假,我们决定一起渡过在离婚前的日子,尽管我们不富有, 但打算花光所有的存款。
 
  她穿着很保守的泳衣躺在沙滩上,“你妈对离婚什么态度?”
 
  我说:“没反应,我们不谈这个,谈点别的。”
 
  “现在的我。”她睁大眼睛望着我,“我特别想放纵。”
 
  “嗯?”
 
  “因为我知道,离了婚我也就死了,在死之前,我想放纵。”
 
  我咬了咬牙,“能不离吗?”
 
  “你说呢?”她语气傲慢,把脸移到我下身,开始吃我的东西,我赶忙用伞 挡住远处人们的目光。
 
  她用力地吸着,我快出来了,她突然停住问我:“我和别人做爱时你什么感 觉?”
 
  “嫉妒,兴奋,美妙。”
 
  “还有呢?”她又吞下去,努力让它顶到深处。
 
  “还有,希望你是世界上最浪的女人。”
 
  “那样,你还爱我吗?”她吐出来又吃进去。
 
  “爱爱,爱,我永远爱你!你不相信吗?”
 
  她加快的速度,我看着远方的大海,整个世界迷雾般。
 
  我再醒来时,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冲着我笑,嘴角挂着白色的液体。 
  她告诉我她想要男人。
 
  我们丢下伞跑向海边的冰吧。
 
  在网吧里我们见到了一个抱着冲浪板的大男孩,帅气健康,内心的冲动让我 过去直接和他们谈:“帅哥,对面的姐姐想请你喝杯啤酒。”
 
  说完这句话我的勇气也耗尽了,马上溜到了妻子身旁,她拧了下我:“好坏 呀。”
 
  两个男孩知道我们的意思后吓坏了,不过看到穿着泳衣的漂亮妻子,他们… …
 
  一个小时后,三人裸体的人出现在酒店的房间里。
 
  一个小时后,床上只剩下我们两个,她像小猫般依在我怀里,娇柔万种。 
  “我现在是不是你想要的老婆了?”
 
  “是!”
 
  “我淫荡吗?你喜欢吗?”
 
  “嗯,我们再也不分开了,一生一世。”
 
  她一脸坏笑道:“我还想要。”
 
  “还想不想玩更刺激的?”
 
  “嗯!想。”
 
  “那我们玩多汁的,你那里时间一长就干了,不舒服吧。”
 
  “嗯”
 
  “明天我们还叫那男孩来,不用套子。”
 
  她一把搂住我的腰,把头埋进被子里。我立即给那男孩打电话,他反问我可 否再带一个人玩,我问了简单情况后答应了,不过没告诉她。
 
  第二天我们约好一起献血,一来为了不用套套验身体,二来也做点好事。 
  他带他的伙伴来,妻子没思想准备,当知道来意后,猛劲地拧我一下,都拧 青了,拧完她低头不语,但明显在坏笑。
 
  接下来的四、五天里,我们四人天天晚上在一起,该玩的花样全玩了,三个 男人用精液灌满了她的洞庭湖与来者不拒的嘴巴。
 
  火车带着我们赶向现实世界。
 
  “你还爱我吗?”
 
  “我爱你一生一世,永不气你了,相信我。”
 
  “我也做的不对,回家先去你妈家行吗?”
 
  “不要委曲自己啊。”
 
  “不会,我可以为你做一切。”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了。
 
  我们好好地工作,好好地生活。
 
  谁也没再提起昨天的往事。
 
  很多天很多天很多天过去了。
 
  有一天,我聊了一个网名叫“共享你妻”的男人,他经验丰富,人品不错, 我告诉我妻子,她怔了一下,最后说可以见见,但看得出来,她不想再回那种激 荡的日子里,主要是为了我才答应吧,我心里也有些小别扭,但又说不出什么, 在欲望的躯使下,我们三人来到了我家附近的一家小酒馆。
 
  对方不是太好看,但一脸真诚,聊了几句后,妻子突然小声问他:“你和其 它的夫妻玩过吗?”
 
  “是啊”
 
  “什么感觉?”
 
  “没什么呀,你紧张吗美女?”
 
  她缩回了脑袋:“不算吧。”
 
  他接着说:“我知道我长得不好看,但这事,我觉得像就像喝茶、玩纸牌, 感觉好就玩,不好就聊下,千万别当成正事啊。”
 
  我第一次听到这种理论:像玩纸牌、像喝茶,可反问,可不是吗?我们越是 神秘越是要受到欲望的躯使,坦然的对待不是更好。
 
  想到这里,我突然没了欲望,稍许,我和妻子说了几句悄悄话,她就先去洗 手间了,随后我们从后门溜了出去,我们大笑着往前跑,我突然问:他怎么办呀? 她坏笑:他不是付帐的吗?
 
  终于我们消失在平静的日子,我们从欲望中解放,我们要过一生一世,永不 分手。
 
  我的世界先到这儿吧,在此我向上面的老兄说对不起,但我们心里十分感谢, 你的一句不经意的话,让我们得到了平静幸福。
 
[ 本帖最后由 akaisuisei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star361金币 +5暂无重复。加分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