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东方不败】(58)作者:流精岁月
【东方不败】(58)作者:流精岁月
 字数:514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十八章惊变
 
  严武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手修为明明要比自己弱上一筹,但实际战斗力竟然 如此可怕,那无坚不摧的真气,又仿佛蕴含了一丝强大的雷意。
 
  在电光火石的刹那间,他胸口像是被一块巨石猛烈的砸击了一样,哇的一口 血吐得倒飞了出去。
 
  东方不败钢牙狠咬,杀意在眼中无尽的弥漫,右脚一个力道十足的蹬踹,严 武双手交织在头部一挡,胸口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东方不败的眼前。
 
  「葵花伏魔!」
 
  东方不败将全身的真气全部灌入手心,也将多年积压的屈辱融入血液之中, 这一掌,是为自己的!
 
  「嘭……」的一声闷响,东方不败的铁拳完完整整的轰在严武的胸口,只见 严武双脚悬空往后猛退,肉身直接将碗口大的树,拦腰撞断,周围的草叶尘土四 处弥漫。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的严武,东方不败的眼神之中浮现着强烈的杀意。 
  夜风吹过,月光洒照的脸膛,让人畏惧而胆颤。
 
  「咳,咳……」剧烈的咳嗽夹杂和血丝从严武嘴中吐出。到得现在,他那处 于几分迷茫状态地脑袋,终于是清醒了过来,瞪着眼睛,狰狞的望着上面的少年, 嘶声道:「我是严家的人,你敢……」
 
  东方不败不言不语,一脚朝着严武的膝盖踩去。
 
  「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随后一声惨叫声震彻林间。
 
  「严武,腿断的滋味是不是很舒服?你还认不认得我?」东方不败一脚将地 上打滚的严武狠狠的踩在脚底下,表情有些狰狞:「你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你故 意设局欺负我?」
 
  严武强忍着痛楚,睁大眼睛看着东方不败,好半晌后,他才认出了。顿时骇 得面无人色:「你,你竟然是当初那个小子?」
 
  「呵呵,原来我在你心中,是个连名字都没记住的小人物。」东方不败哈哈 大笑,笑得很凄凉:「严武啊严武,你打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现在的下场?」 
  腿骨碎了的严武,连在地上打滚的能力都没有了。
 
  「求你,饶我一命。」严武骇然到了极致,惨白的面容下发出一丝微弱的求 饶声:「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我可以赎罪,赎罪……」 
  「赎罪?」东方不败冷笑一下,随后一拳向他的气海打了过去。
 
  「砰……」类似爆炸的声音,只见他的真气像是被打破的气球一样,从身体 里一丝丝的流窜开来。
 
  东方不败又是一脚踢在他身上,没用什么功法玄真技,就是纯粹的发泄心中 的怒火。
 
  「东方,东方不败,我只是个打手,幕后黑手就是你们三长老。我只是,只 是拿了好处,可以给你,什么都可以给你,只求……」
 
  双腿已废,气海已破,东方不败本想收手,听他这么一说,眼神之中暴戾气 息浮现,一拳狠狠地爆了他脑袋。
 
  「啊!」最后一声非条件反射式的惨叫,严武面部狰狞表情痛苦的结束了自 己短暂而又罪恶的一生。
 
  报仇了!
 
  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喜悦,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现在才刚刚开始而已。
 
  「东方德水你个老狐狸,你给我等着。」东方不败从严武的尸体旁踉踉跄跄 的爬了起来,攥紧手心,咬牙切齿的说。
 
  东方不败刚想走,差点忘记收拾战利品了,东方不败拍了下脑袋,急忙搜索 了一番。
 
  「啊?灵品玄真技,金钟罩?」
 
  东方不败收敛起激动的心神,将搜罗来的一些杂七杂八丹药,全都塞进了神 屌的嘴里,算作酬劳,毕竟以后大杀四方还得靠它。
 
  随后,就找了块隐蔽之地,为自己疗伤。与严武这一战,让他受伤很重,尤 其是施展出了霸道猛烈的葵花伏魔后,血肉经脉被狠狠地摧残了一番。
 
  ……
 
  数日之后,以旁人绝无可能的速度。全然恢复的东方不败,出现在了东方家 附近。
 
  到家了,东方不败心情有些复杂。
 
  离家近半个月了,也不知家人怎样了。
 
  在路过一片小树林时,蓦然一道劲风自上而下,东方不败反应极快,脚下一 点,如同一片柳叶般向后飘飞而去。
 
  落到了数丈开外,周身气势瞬间爆发出来,犹如一道春雷炸响,向前掠出了 一道残影,狠狠地一脚踹向那道黑影。
 
  「哼。」
 
  来人一道黑影,爆出了一声厉喝,掌影层层叠叠的向东方不败笼罩而去。 
  轰……
 
  一声巨响下,气浪向四面八方云卷而去,激荡的无数枯枝败叶纷乱飞舞。 
  东方不败抵不住狂暴的冲击力,向后倒飞了七八丈后,脚踩大树,气血沸腾。 失声说道:「碎岸掌!沧浪七绝?二长老,是我,东方不败!」
 
  沧浪七绝乃是灵品下阶的整套玄真技,只有修行了沧浪功的人才能够修行这 种功法。
 
  而这沧浪功乃是家族半大灵品功法之一,家族之中能把沧浪功修成此等威力 的,就只有二长老东方光彪了。而且看其身形气息,不是东方光彪是谁? 
  东方光彪一击不成,稍感意外,没想到东方不败实力暴增如此之快。一击不 成,又是一式更凶猛的招数朝东方不败轰来,像是一朵激飞的浪花,又像是汹涌 前进的浪头。
 
  「海浪回溯。」一息功夫,便到了东方不败的身前。
 
  东方不败身行晃荡,好似大海里的一叶扁舟,虽仍漂浮,那卷起的万丈浪头 好像随时拍下将他击碎。
 
  「厉害,不愧是宗师六阶的高手。」
 
  东方光彪眼神凌厉,丝毫没有留情。双手一并挡在胸前,全身的真气灌注。 
  东方不败猛然发力,大地被拍得皲裂,一阵震颤,身体借着反震力道浮空而 起。融合了上古天雷道意境,又有大青木神诀生生不息的一拳,猛地轰出。 
  「天雷杀」
 
  如拳如炮,仿佛能轰平一切。
 
  轰轰轰……
 
  一连窜的剧烈爆破声,震得四周小树木纷纷被摧毁,叶散株断。
 
  一老一少,纷纷各自向后倒飞出七八丈。
 
  各自踩在了一颗树顶上,遥遥对望。
 
  东方光彪眼睛一亮,本能直觉得对这招竟有几丝骇然。其中威力之大已经不 光是直觉能感受得到,他内心竟然生出了惊惧,而眨眼又是惊讶和赞赏之色。 
  茂密的匍匐小草,一两颗雄壮的大树,对峙的两人,劲风吹过后方才停歇。 
  「二长老,您好歹都是家族长老,如此手段欺负一个小辈,可否给个理由。」 东方不败眼神澄澈,双眼盯着东方光彪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敢松懈。
 
  东方光彪不说话,眼神之中也很复杂,有不舍,有难忍,有惋惜,有纠结痛 苦等等。这样的人才是振兴家族的希望,就算自己身死,也不可能去杀这样的人 才,若非是东方德水……
 
  「既然你不说。」东方不败朗声怒道,手猛然一抓一收,化成拳头。「那我 只好自己问了!」腿上用力一跺,一个大跨向前,凌空跨越而过,一拳直直打向 东方光彪面门。
 
  「葵花开路。」
 
  东方光彪并没有小觑如此低阶的玄真技,这葵花拳似乎有一种难以言喻,令 人心悸的气势。
 
  双手挥击迎上,层层叠叠的掌影将人笼罩其中,这便是沧浪七绝中的「碎岸 掌」。顾名思义,碎岸掌的凶猛在东方玄涛碎岸,连绵不绝。
 
  「葵花抖威。」东方不败身形一晃,脚踩大地,朝他猛撞而去。
 
  「无风起浪。」东方光彪单手虚抱,真气晃动,周围好像刹那间粘稠起来, 东方不败的身体似乎被带动晃荡,就感觉好像处于了涡流中心,脚步一时不稳, 架势一阵涣散。
 
  啪啪啪……
 
  两人你来我往,不多会儿就过了十多招。
 
  毕竟有三阶实力的差距,而且东方光彪因为年龄大,在玄真技招数的浸淫上, 比东方不败多了数十年。
 
  让东方不败的种种优势,都难以发挥,只能穷于应付,难以招架。
 
  然而东方不败最大的优势,在于青木神气的连绵不断,在于上古天雷道,在 于犹是嫩株的青木神树。
 
  东方光彪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犹豫,动作之间反复慢了一拍。
 
  东方不败逮住机会,长身暴起,真气流转血肉鼓动的巨大身躯,所向之处皆 要披靡的架势,一尊伏魔葵花拔地而起!
 
  「葵花伏魔!」
 
  东方光彪只觉得一尊数丈高的葵花,威猛无比,向他砸了下来,竟然有一种 避无可避,逃无可逃,甚至挡也无可挡的感觉。
 
  「沧浪流波罡……」
 
  双手交叉一挥,同时脚下猛地一跺,全身的真气凝集起来往外迸发,一层水 蓝色淡淡的罩子被撑了开来。
 
  罩子向外撑去遇到压下的葵花伏魔,一时间竟然再次发出洪钟般的声响,两 人同时觉得心神一阵震荡,精神被震得波动恍惚,好像一个被绷直拉弹了一下的 皮筋。
 
  轰……东方光彪吐出了一口黑血,倒飞而去。
 
  东方不败一看地上那一滩鲜血,鲜红却带着黑气缭绕,竟和治疗慕容天瑶的 时候碰到的情况有一丝相似。
 
  「咦?不对劲。」东方不败沉声低呼,以二长老的实力,可比自己强上一大 筹。怎么会如此轻易被击败?
 
  「二长老,我想听你解释。」东方不败一个窜身到了他面前,沉声说。 
  「无须解释,你走吧。」东方光彪脸上蒙上了一层黑气,艰难而冷漠说: 「带着你家人,快点离开东方家,越远越好。」
 
  虽冷漠,可东方不败却仿佛听出了一丝关心。
 
  略一思索,便抓住了东方光彪的手,心头顿时一紧。果然和慕容天瑶体内的 毒素相似。只是比她轻微了无数倍而已。
 
  难道说,这是一个阴谋?
 
  二话不说,便佯装拿出一枚丹药,塞入东方光彪的嘴里,其实里面是自己的 精液,是从小嫩枝之中顺带着拘出特殊精液,帮东方光彪治疗。
 
  男人治疗肯定和慕容天瑶美女的过程不一样,片刻过后东方光彪吐出一口鲜 血,一缕黑气混合着吐了出来,见风即散。
 
  东方光彪眼里闪过一丝惊奇,激动非常的说:「东方不败,这种丹药你可还 有?」眼神之中,泛起了浓浓希望。
 
  「有。」东方不败点点头,明白了过来,果然是有人在暗中捣鬼。
 
  「那真是太好了,我东方家有救了。」东方光彪激动的抓住了东方不败的手 说。
 
  「二长老,您先别激动,慢慢说……」
 
  片刻之后,东方不败眼神之中露出了暴怒之色,东方德水,果然又是东方德 水的阴谋。
 
  ……
 
  当夜,东方家族地,三长老东方德水府邸。
 
  书房之中,一道锦绣屏风,一排古色古香的架子,上面摆满了东西,有些个 则是连东方家族长都没有的,千金难得。
 
  就连一张普普通通的书桌,用的都是千年阴沉紫檀雕刻而成,其上花纹精致, 端的是奢侈无比。
 
  书桌前后有两个人,一个是东方德水,另一个则是二长老东方光彪。
 
  按理说,东方德水身为三长老,只是宗师六阶,论修为地位,都是要及不上 东方光彪这个二长老的。
 
  但是此时,他却身穿锦袍,端坐在上等黄花梨雕成的太师椅上面。
 
  看着另一端的二长老,见他身上衣服破损不堪,衣角还沾染着不少的喷溅血 渍,气息紊乱,明显受了伤。眼神之中,不免有些不屑。
 
  「对付个小小东方不败而已,怎么会弄得如此狼狈?」东方德水慢条斯理的 品着茶。
 
  「这一次的解药呢。」东方光彪的脸色有些难看,沉声说:「东方不败不知 从哪里得来奇遇,已经宗师三阶的修为了。我一番死战后,才将他打落悬崖。」 
  「你放心,只要肯为我好好做事,我保证你日后荣华富贵,一人之下万人之 上。」东方德水丢出了一份解药,一副君临天下般的说:「日后东方家掌握在我 手中,势必会远超祖先的荣光。」
 
  东方光彪服用了解药,黑沉沉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眉宇缓和了些:「希 望你说到做到。」
 
  「夜长梦多,我们得提前动手了。」东方德水眼中阴森,对东方光彪附耳言 语了一番,如此如此,那般那般。
 
  「那太上长老……」东方光彪有些犹豫说:「万一他老人家晋级了……」 
  「这个你无需担心。」东方德水猛然打断,从容自信的说:「一切都在算计 之中。去做事吧。此番事了之后,我会把你的毒全部解掉。」
 
  东方光彪眼神暗暗掠过一丝怒色,却旋即恭顺说:「既然如此,那我就去做 事了。」
 
  等他走了之后,东方德水立马又换了副嘴脸,对着屏风后恭恭敬敬抱了一拳, 口中说道「瞿公子」。
 
  屏风后踱步而出一个二十多岁,青衣束发的青年,此人身材魁梧,生的丰神 俊朗,端的一副好皮囊。只是眉宇之间,却是盘踞着一丝高高在上的气息。 
  若是东方不败在此的话,定然会认出这正是他带着西门冰颜前来退婚的瞿安 木。
 
  「此事你办的不错,你放心好了。届时整个东方家都是你的,而我只要东西。」 瞿安木淡然说道。
 
  「多谢瞿公子。」东方德水眼神之中掠过一抹狂热。
 
  ……
 
  今天,对整个东方氏家族而言,是个大日子。
 
  全族之中,有些身份地位的人,云集在了大殿之中。按身份高低,长幼有序 的排列等待。气氛,庄严而肃穆。
 
  以东方正锋为首,每个人都在等待,等待闭关已久的太上长老出关。
 
  「轰……」。
 
  一处石壁门呈菱形裂开,分成大约十多块,每块接触分裂端像是匕首刀尖般, 缓慢向壁内收缩。
 
  显露出五彩斑斓的洞口,一层波纹,荡漾涟漪。
 
  明眸清澈的东方火舞站在靠前的位置,见她红衣装身,一条蓝色丝带束腰, 玲珑精巧的身姿愈发翩跹亭亭。
 
  族比之后,她受到了极大的重视,成为核心弟子,享用优渥的资源,还隐隐 要成为少族长夫人。如今赫然突破到宗师层次,成为了家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 宗师,耀眼的光环惹人嫉妒。
 
  偌大族厅,正中悬挂「凝辉堂」木匾,横跨丈余。上顶斑斓底纹,呈菱角状 态,上面雕刻着上古凶兽狰狞之象。
 
  四根玉石白柱分在两旁,纹有蔓藤枝叶,青绿色枝蔓上灵果栩栩如生,好似 实物一般。
 
  暗藏在木窗上的东方不败,暗运敛息术,呼吸似有似无。透过缝隙环顾大厅, 一收眼底。眼见着东方火舞身上展露的气息,浑厚内敛,已然是宗师级别,心下 顿感一阵欣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