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限——剑三篇】(02)作者:27008252
【无限——剑三篇】(02)作者:27008252
 字数:53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2花谷行林家的待客之道
 
  因为当日一剑之后,自己也无再战之力,放跑了几个狼牙兵,结果隔天就四 处都是士兵巡逻,各个告示板上更是贴满了我和小七的画像跟海捕公文,又因为 此时安禄山正受圣宠尚未造反,就连率军路过的李承恩也接到了协助狼牙搜捕叛 逆的命令,为了躲避大军搜捕,我和小七只好躲进深山,寻些山间小路朝万花谷 逃去。
 
  白日里小七依然是那个神采飞扬、豪放不羁的燕秀燕小七,只是对我的态度 愈发亲密,很快就「雪寒、小七」的叫上了,似乎把本该归属李承恩的情谊都转 到了我身上;而一到晚上就在睡梦中成为我专属的泄欲母狗,几天来我将各种侍 奉的方法、技巧都通过梦境教给了小七,并且让她深刻的记忆到潜意识中成为本 能,我敢说,要是现在把她随便卖到哪家花楼里,都能分分钟成为花魁呢~ 
  而小七也似乎意识到不管多么荒淫无耻也都只是梦境而已,对现实毫无影响 反而身临其境一般非常舒服,於是不止毫不反抗,反而每每都尽力迎合,已经有 点乐在其中的意思。
 
  果子成熟了,差不多是时候收获了呢……
 
  「小七,咱们今天运气不错,前面不远处有个小湖取水方便,四周树木林立 又可避风,是个过夜的好地方。」我向着已经有点精神萎靡靠在树下一副快要睡 着样子的小七说道。
 
  毕竟每天都没法好好睡觉,就算我满足了小七的梦也会继续下去,直到被我 叫醒为止,到是难为她了。
 
  「啊,哦,那我先休息一下,雪寒你先把帐篷紮上吧,一会儿我再去打点野 味解决晚餐问题……」
 
  「好了好了,这几天都辛苦你了,虽说我经脉有点问题不能动武,但打个野 鸡野兔什么的解决个晚餐还是不成问题的,今天啊,你就好好休息吧。」 
  说着我将小七抱起,她也自然而然的把头埋进我的胸膛缩成了一团,这种程 度的暧昧她也不会介意了呢「唔…那雪寒你快点儿……」
 
  话还未完就已经响起了轻微的鼾声,今天我到是没让小七继续做梦,毕竟要 是调教过度把她累到了就得不偿失了。
 
  「小七,今天运气不错哦,两只野鸡还有一只野兔,晚餐能吃肉吃到饱了~ 小七?」
 
  我提着已经处理好的猎物回到营地时,篝火还在燃烧,被我放在帐篷里的小 七却不见了。
 
  【有水声?嗯,下水去洗澡了吧,也是,女孩子家爱干净,这几天东躲西藏 的都好几天没洗过了,我到是还好,小七每晚被我调教身上沾满了秽物,都已经 有股味儿了,虽然她自己感受不到身体的问题所在,但气味还是能感受的吧,此 时定是忍不住了。】
 
  随手将已经处理好的猎物放到篝火上烧烤我就向那发出水声之处摸去…… 
  「雪寒…要我…啊…我…主人…母狗要去了…啊…操我…操我这骚货…啊~ 啊~」
 
  哈?小七竟叫着我的名字在自慰……难得今天想让你休息的说……算了,本 来还打算什么时候彻底征服她,现在看来,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雪寒?你做什么…放手,放开我!唔…唔……」
 
  我自然不会管小七那说是反抗不如说是欲拒还迎的推搡,用我的双唇堵上了 她的双唇。
 
  「啊…啊…雪寒…不要……」
 
  「小七…我要你小七…我要你…成为我的东西!」
 
  「雪寒…啊…你别这样…哈…啊…啊…求求你…不要…快停下……」
 
  「我知道的喔…小七…每天都在做奇怪的梦吧…每天…听你那夸张的梦话… 
  还要装作不知道…我也很辛苦呢……「
 
  「嗯…啊…啊!你…啊…你都……知道了……?」
 
  「嗯…我都知道的喔…还有你刚才做的事情,也都看到了哦~所以明明你也 很喜欢吧……」
 
  「才…才没有喜欢你…啊…啊…谁…谁会…喜欢你啊~啊!」
 
  「不喜欢…却每晚都在梦里叫我主人吗…不喜欢却…叫着我的名字…做那种 事情吗?」
 
  「不…不要…至少…不要在里面…不…哦~~不要停……」
 
  「啊哈?小七你到底是说不要还是不要停呢?不说清楚我可是会困扰的啊… 
  …「
 
  在小七生出抗拒念头的同时我也稍微动用了一下淫魔真气,轻易就让【不要 
            】变成了【不要停】呢~
 
  「不要停…啊…啊…不许停…啊…哈…再…再快点…再快点…射进来也可以 …啊~啊~」
 
  「那我就…不客气的…射进去咯……小七…小七我来了!」
 
  「嗯…啊…啊~去…小七…也要去…去了…去了~~~」
 
  「小七~以后就是我的东西咯~」
 
  云雨过后,我搂着小七挑逗着她胸前的两点嫣红,宣誓着我的主权。
 
  「哈~色魔…变态…雪寒……不要离开我……」
 
  「嗯~还叫雪寒?」
 
  「夫……夫君……」
 
  「不对喔~你知道,我想听的~」
 
  「嗯……主人……」
 
  「咕噜……」
 
  小七宣誓臣服的一声主人叫的我淫心又起准备推到她再来个第二回合,不料 肚子却不适时宜的叫了起来……「呵呵,主人还想要的话小七自然奉陪到底,只 是在这之前,是否先让人家吃点东西呢?可别说人家一下水主人就在一边偷偷看 着什么吃的都没去弄哦~」
 
  说起吃的……「啊!我的烤鸡!我的烤兔!」
 
  当我抱着小七一路飞奔回营地的时候,猎物迎着火的那一面都已经焦的不能 吃了……另一面都焦的不像话,不过还好,还能吃……解决完晚餐躺进帐篷的二 人……我自然不会就这么放过小七,当然要趁机彻底完成调教~
 
  「我很好奇。」
 
  「什么?」
 
  「我很好奇,小七每晚都做什么样的梦?」(虽然小七的梦会根据我的玩法 和语言产生变化,但具体的梦境我却并不知道,只能根据她的表现猜个大概。) 
  「…………」
 
  小七沈默的转过身去,用后背对着我……果然羞耻心还有残留吗……? 
  「来说说嘛~」
 
  我无耻的把小七扳了回来……
 
  「变态……」
 
  小七笑骂了一声鉆进我怀里不再看我,当起了鸵鸟……於是我只好使出绝招, 抱着小七一起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同时用下身那已经坚挺无比的小弟弟威 胁着她的小妹妹「不说的话,晚上就别想睡觉喔~」
 
  说完就狠狠捅了进去。
 
  「啊~坏蛋~就知道欺负人~」
 
  我缓缓的抽插着,同时双手也纷纷再小七的敏感带上来回摇摆,始终让小七 保持着不上不下的感觉。
 
  「嗯…啊~好了好了~我说就是了~啊~快一点儿~啊~」
 
  「那就说呀~不说就不会变快喔~」
 
  「唔…啊~一定…要说吗~?哈~啊~」
 
  「当然~」
 
  「啊~好…好吧……第一次……是梦到和四姐一起……被狼牙军生擒……」 
  接着小七就把最近的淫梦从头到尾缓缓道来,说到精彩处便忍不住要强迫她 来个精彩回放。
 
  比如用树叶卷成圆筒状插入尿道强迫她放尿,然后再灌回去,接着又用湖水 给她灌肠,然后玩肛交什么的。
 
  起初小七还想反抗,直接被我用绳子绑了个龟甲缚,却不料失去了反抗能力 的小七反而更兴奋了,甚至说了一些我都没想到在梦里对她用的玩法继续欺负她。 
  甚至连她平日里绝不愿跟我提及的七秀姐妹们也都拉下了水,一边跟我交合 着,一边胡乱编造着关於七秀的淫闻荡事,最后更被我强迫着保证她说的关於七 秀们的事情都是真的,如果不是,就要配合我调教其他七秀姐妹们,直到成真为 止……这场淫戏直到第二天的日上三竿之时,二人都累的不行才各自睡去。 
  第三天一早,我在小七的口舌侍奉中醒来,这是我跟她约好的叫床方式,要 是她先醒来就要用嘴巴叫我起床,如果我先醒来,我就用下身的小兄弟叫她起床~ 在小七吞下我的晨尿之后,总算是再次踏上了前往万花谷的道路,由於之前的淫 戏,小七把所有羞耻的事情都做了一遍,在我面前羞耻心彻底崩碎的小七只要没 有其他人在场不管多么荒诞奇葩的命令也会执行,於是我就让她带着项圈,身体 上却是只绑上绳装上了路,保持着随时可以被插入的状态,只要兴起不管时间不 顾地点就推到来一发,原本顶多十来天的路程硬是走了将近一个月……
 
  几经波折总算是到了万花谷,小七也终於被我再次允许穿上了衣服。
 
  我们到是没有急着寻医问药,而是先拜访了画圣林白轩,反正伤势已无大碍, 而且林家夫人琴圣苏雨鸾的另一个身份正是与小七同属七秀之一的菡秀,七秀之 中排行第三(其实琴秀才是第3,她是第4……但由於前文把琴秀误写成第4了, 所以就干脆调换了她们的排行,就这么将错就错吧,反正都是弹琴的……) 
  於情於理都该先上门拜访才是。
 
  不过实际见到二人的时候我却是被惊到了,画圣林白轩虽然善於保养,粗看 不过四十余岁,但仔细观察之下却可得知实际年龄起码已经是六十以上。 
  而菡秀苏雨鸾却是半点武功也不会,虽然轻施粉黛,但细看之下也不过二十 多岁,比小七大一些,但也大的有限,这嫩草吃的啊……您老身子骨受得了吗… 
  …?由於苏雨鸾出生并非秀坊,而是当年公孙大娘对其有救命之恩,又感其 不会武功,为保护她便干脆收了她做义女算进七秀之中,实际上她连七秀坊都没 去过,虽然对我们也算是热情款待,但更多却是看在七秀的面子上,而不是对小 七有多深的感情。
 
  见我们是为寻医而来,林白轩到是热情,主动带我去寻那药圣孙思邈,留下 二女准备接风宴席不提。
 
  药圣出马果然非同凡响,本来需静养数月的经脉伤势不过一番银针刺穴,外 加一副内服汤药,然后让我自行运功化开药力,伤势竟顷刻间痊愈,本来还想借 花献佛,邀请其参加宴席感谢一番,不过药圣癡迷医道,似是在做什么感兴趣的 课题,正事办完便自己去忙,连画圣的邀请也给拒绝了。
 
  回说林白轩虽然隐藏身份极为惊人,但毕竟年事已高,精神也早已被权利腐 蚀,自身修为也平常的很,顶多也就是个三流高手的水平,而苏雨鸾当初逃难时 虽然展现过能影响人精神的超凡琴艺,但毕竟没有过琴魔那种惨绝人寰的经历, 自从移居万花谷后随着生活日渐平稳,那份超凡琴艺却已丢失,现今也不过是个 普通女子。
 
  伤势痊愈后面对这二人却是连调教都不用,随意两道【精神沖击】轻轻松松 就将他们的过往记忆用我所编造的虚假记忆替换掉了。
 
  说是接风宴,其实也不过是几样二女拿手的家常小菜,透着淡淡温馨,可见 还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只是被我註入了奇怪的记忆之后桌上也就只有我跟林白轩把酒言欢,小七和 苏雨鸾则都是一丝不挂的鉆在桌下侍奉着我的小兄弟。
 
 我在小七嘴里爆发过一次之后苏雨鸾以小七是客为由将她挤了出去独占了我 
  的胯下,而小七则是不甘的改为玩弄起苏雨鸾来,不时还指导她几句侍奉技 巧,直弄的她娇喘连连却又不得发泄。
 
  「林前辈,尊夫人生的花容月貌可技巧还真是一般的很呢,前辈还需多多调 教才是啊~」
 
  「呵呵,不瞒小兄弟说,老夫老了,早已是不行了,如今一整年都难以行房 一次,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喽~」
 
  「林前辈这是哪里话,明明是老当益壮,下面坚挺的不行呢。」
 
  「诶~不怕小兄弟笑话,当年老夫天生不能雄起,后来见雨鸾被那狼牙军侵 犯起了反应,还以为她便是老夫命中註定的女子,才舍命将其救出,结果新婚之 夜又没了反应,后来才知道,老夫这毛病,唯有心爱的女子遭人淩辱、侵犯才能 雄起,可即便雄起了,只要一碰雨鸾就又不行了,个中滋味,又岂是他人能体会 ……」
 
  「哦?既然如此前辈为何不雄起后自慰解决?好歹也能稍解那欲火焚身之苦 啊。」
 
  「哎……老夫也曾试故意让些山贼、强盗之流抓走雨鸾肆意淩辱,自己隐身 一旁自慰,可爽则爽矣却无论如何也到不了那至高巅峰,反而更加痛苦啊……」 
  「哈哈,如此,晚辈到有一法,定能让前辈一尝那至高快感,只是需前辈受 些屈辱,不知前辈可否愿意?」
 
  「哦?老夫曾经也为一泄浴火做出过不少荒唐事,些许屈辱又算的了什么, 小兄弟有何妙法?快快说来。」
 
  「诶~前辈,此法不可说,说了便不灵了,既然前辈想体验,那咱们这便开 始吧。」
 
  我从桌底将雨鸾拽出按到在桌子上抽插起来,配合淫魔真气轻易就让她爽的 高潮连连,淫声浪语不断。
 
 「哦~陆公子~陆公子好厉害~啊~比那没用的夫君~厉害多了~啊~哈~ 
  啊~雨鸾~又~又要去了~啊~哦~~~「
 
  林白轩见娇妻在我胯下如此淫荡实在平生未见,不自觉的就想撸起来,不过 小七却更早一步抓住了他的双手「前辈~不~可~以~哦~」
 
  用绳子死死的绑住丝毫不给他撸的机会。
 
  「七姑娘,老夫受不了啦,快帮老夫一把!」
 
  「呵呵,等一下会让前辈舒服的哦~现在还请继续忍耐呢~」
 
  另一边我也没有放过再次高潮的苏雨鸾,一边从背后操弄着她,一边强迫她 朝林白轩爬去。
 
  同时小七也不再只是看着,而是一脚将林白轩已经被刺激到极限的肉棒踩倒 下去,并没有用任何足交的技巧,就只是用力将他的肉棒踩到在粗糙的青石地板 与鞋底之间,粗暴的碾磨着,同时我也让雨鸾爬到了他面前。
 
  「林前辈真是下贱啊,妻子被人如此亵玩,自己又受此等侮辱,但下面却更 兴奋了呢~」
 
  小七也开口以言语刺激着林白轩。
 
 「哦~哦~~夫君~陆公子~陆公子好强啊~啊~比你~强多了呢~~雨鸾 
  ~雨鸾又要去了~啊~啊~~「
 
  这次我迅速将雨鸾以婴儿把尿的姿势抱起,在她高潮的时候我也不再忍耐, 爽快的同时来了一发内射,高潮的同时被我内射刺激,苏雨鸾顿时爽的小便失禁, 尿液混合着飞溅的淫水狂涌而出,浇了林白轩一头一脸,同时林白轩也终於达到 了高潮,在小七的鞋底射出了一发浓精……
 
  「呵呵,恭喜前辈终於体会到这至高快感,接下来前辈自便,至於尊夫人, 晚辈就先收下了啊~」
 
  言毕我便将林白轩独自丢在院子里,自搂着小七跟雨鸾回房再战……
 
  第二天我又在小七的侍奉中醒来,而苏雨鸾还在沈睡之中,昨天可把她折腾 惨了,因为被我註入了奇怪的记忆,平时极少行房事又不会武功的她,虽然嘴上 哭叫着求饶,但身体却又努力配合着我的索求,玩弄起来自有一股别样的风味, 最后直弄到她实在受不了昏迷过去才算了事,反倒因此是冷落了另一边的小七, 弄的她直怪我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