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是二个男人的玩具】
【我是二个男人的玩具】
  今天我又跷课了一天在外面,即使上了课也没什么用的。还不如想办法为自 己赚点零用钱来花花,比较实在。所以我来到了赤阪的酒廊里转了转,打个工。 
  从中午一直到晚上,我一直玩到了深夜才回家。但是我常常跷课的通知居然 来到了家里。「府上的圭子同学,已经好几天没上学了是…」说不定学校老师会 打电话来这样问呢!这种事如果发生了再说吧!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但是如 果因为这种事让妈妈伤心哭泣的话,也是我所难过的事。但是一来到酒廊里,只 要露出胸部再陪客人跳一跳舞就什么烦恼也没有了,快乐的很呢!客人中以中年 男性居多,而且他们都比较欣赏年轻女孩的胴体。我的体重大约四三公斤左右, 胸部嘛!只能说普通,虽然如此我那不下垂的胸部,有时也会受到赞美。 
  跳这种上空舞,一个小时可以拿三千元,有时候当音乐缓慢时,我便走到客 人桌边去舞着,往往我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那位人中很长的男士首先握住我 的手。
 
  「嗨!请喝杯啤酒吧!」
 
  只要我微笑的顺从他们,他们总是不会忘记给我小费,大方一点的有一千元 钞票一张,而我总是将收到的小费塞在内裤的松紧带里,因为对上空的我来说, 那里最安全了。
 
  有时候也会有些客人:「哎呀!给错了,这个给你吧!」
 
  他伸手尽往我的内裤塞,过火一点的竟也将手直接伸到了阴毛地方,但是如 不过份的话,我通常是不介意的。
 
  然而最近居然有人乘着这时候,拔我的阴毛。我的阴毛并不是很茂密,这些 人要死了,要是这样拔下去的话,那我下面不很快就秃了吗?
 
  有一天晚上,我一直做到了半夜二点多,收入真是丰富极了。今天晚上看样 子有冤大头哟!我的男朋友B君他拿起一张千钞票闻了闻。
 
  哇!这个有圭子BB的味道。」他这样的说了,真是没礼尽管我把钱放在内 裤里,但是我不认为它有臭味。
 
  B君他现在在读一间照像学校,目前的身份是学生。当然只靠家里寄钱来是 不够的,所以有时我也会分他一些钱,这样看起来好像我在养小白脸一样。时候 我也充当他的人体模特儿,让他拍照。但是每次拍照的场所都是在宾馆中进行的, 所以到底是去拍照呢?还是去搞那个呢?我自己也迷糊了。他总是说给你零用钱, 还不如跟你做爱,这可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喔!是啊!算了吧!反正这些钱也是那 些中年男人们给我的,虽然代价是必须让他们亲手把钱塞进我的内裤里。如果这 些钱可以帮助一个年经的学生的话,不也…唉!我自己也不是高中生吗?我似乎 不应这么。大约一星期前,有一位满脸鬍子持名片的男子到化粧间来找我,说希 望我能做他的模特儿。详细谈了一会后才知道,原来是色情书刊的模特儿。「哦! 
  那本书刊还在吗?」我心中存疑的问他。「勉勉强强的营运,可是模特儿很 难找…」所以他看上了跳舞孃的我哼!这大鬍子制作人还真是有眼光!
 
  我单刀直入的问重点。
 
  「我可以拿多少酬劳呢?」
 
  「虽然不是很好,不过只花半天时间,可以拿到约八万元左右吧!」
 
  哇!这比我跳上空舞还好赚嘛!我又提出了其他条件,乘着这个好机会。 
  「八万元,嗯…OK!但是我有条件,如果让我的朋友来帮我拍的话——」 
  首先他当然是不同意,但是后来在我的坚持下他不得不答应。
 
  第二天,我跟B君一块到新宿一家豪华宾馆去,顺利的完成了大鬍子制作要 求的拍照 B君也领了不少的酬劳。「圭子真是谢谢你,这么好的打工机会,我 还是头一次呢!今晚让我好好的请你吃一顿吧!」看着B君这么开心,我也开心。 
  由於拍照顺利的完成,离交出房间的时间也还有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就继续 留下来。这间房间相当的豪华,我是第一次进到这么豪华的房间。当出版社的人 之后,我跟B君便相拥进了浴室洗澡,并且又做了一次。这间房间里连浴室都装 有录影用的镜头。
 
  所以当开关一按,我跟B君便在浴室中开始做了起来。当录影暂停,调整姿 势时,那制作人便伸出手往女性的敏感地带摸了过去,他有经验的温柔的摸着, 真不愧是色情刊物的编辑兼制作人。
 
  当然那时我的私处里像冒汗一样的涌出了淫水将私处充份的湿润着。
 
  B君看了之后,马上就进入浴室,并让我面对他后坐在他的膝上。他将阴茎 呈四五度后插入我的裂缝中。
 
  「啊…啊…太好了…棒透了…哦…里面一点…再插里面一点。」
 
  只是这样插入,我已经欲火难耐的呻吟了起来。
 
  B君用力的抓紧我的屁股并用力的将他的肉棒挺进我的BB中,B君的腰不 停的使着力。
 
  我也用二手勾着B君的脖子,拚命的挺腰用力的配合着B君。在这温暖的浴 室中,只见我们二个一丝不挂的在拚命的交媾着,这不只是为录影的工作,也是 —— .「哇!可以了吗?我很爽哟!已经要…」
 
  我们都比平常要来的快一点达到高潮,恐怕是因为在录影中的关系吧!这种 没有前奏爱抚的突然将肉棒插入的感觉,令人很快就能达到高潮。
 
  我就这样贴着B君不停的吻他。
 
  「啊…太爽了…B君…太棒了…我一边吻他一边说,他也早已爽的说不出话 来了。
 
  2我的第一次发生在我初中的时候。
 
  对方是个英文老师哟!是一个轮廓很深且相当笑脸的英俊男人。有一次我因 为身体不舒服而躺在医务室里,老师相当的担心所以就来看我。
 
  然后,我记得他亲了亲睡着了的我。「圭子!你怎么这么可爱呢?」说完他 钻进了我的棉被中并且抚摸起我的乳房。
 
  「怎样?有没有觉得爽快了一些!」
 
  「是…我已经好多了…我这样一说完,老师却一句话也没说的把手从胸部拿 开,伸进我下体后便把我的内裤给扯了下来。
 
  然后一边吻我一边掏出自己的东西插进了我的私处,因为他是在棉被中干我 的,所以我并没有看到他的肉棒,到底是长的怎么样,不过可以确知的是─很粗、 不小。当他将肉棒全部都插入时,我痛了起来。於是老师将动作慢了下来,甚至 还停了下来喘了一口气呢!没多久他就射精了,一做完他就起身。
 
  「走!回教室去吧!」说完我们就一起走了出去。这样的关系,我们大概做 过三、四次的爱吧!其实我还有一次不快乐的经验。
 
  那是发生在与老师第一次发生肉体关后之后的事,对象是我乾爹。其实叫他 乾爹也只是因为他跟妈妈有不正常的关系而已。他常常无声无息就入我的家,也 就是说当妈妈需要他时他就会来。每次他来,到了晚上,妈妈去上班时,就留下 他跟我二个人在家。有时着妈妈给他的钱上街去喝酒,或去打柏青哥什么的,有 时候他就会乖乖的留在我家里。
 
  有时因为他在让我觉得不安全,我也会藉故跑去附近朋友家玩。
 
  「圭子啊!这么晚了还出去玩,会变成坏孩子…」
 
  哼!也不想想自己是谁,他老是爱这么说。
 
  「是!我知道啦!」
 
  我一边回答着,一边厌恶的伸了伸舌头。
 
  有一天晚上…
 
  我正在自己的房间写着功课。
 
  那时妈妈的情夫,哦!不!我的乾爹,他然带了点心来给我吃。
 
  「圭子!读书读累了吧!这个给你吃。」
 
  他边说边将装有蛋糕的盒子放在我桌子上。有点不怀好意的乾爹。
 
  「你看,我不知道你到底喜欢吃什么?小蛋糕还是巧克力蛋糕呢?」
 
  真是愈来愈奇怪的乾爹。
 
  「哎!不要客气嘛!来吧快吃吧!圭子…」
 
  怎么!我专程买回来给你吃的,你居然不领情——」
 
  他生气的叫着。
 
  他常常都这样的,只要有一点点不合他的意,他就用这种口气来骂妈妈。 
  我讨厌人家用这么大声的口气跟我说话,可是我却不怎么高明的道歉着。 
  「乾爹对不起啦,我待会再吃好吗?」
 
  「既然这样,你现在就吃了吧!」
 
  平常他都是想尽办法来欺侮我的,怎么今天不一样?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正 色瞇瞇的看着我我总觉得有什么危险的事要发生了,一阵不妙的感觉不禁掠上了 我的背。
 
  「乾爹我写完功课就…」
 
  当我一讲完这句话时,说时迟那时快,他的手已滑进了我的胸部。
 
  「讨厌!干么?你想干么?住手!」
 
  爹他不出声的抓住了我的乳房。我听到他的呼吸愈来愈急促,抓住乳房的手 也动了起来,愈来愈用力了「乾爹不要啦,你怎么可以…等妈妈回来我一定会告 诉她…你…」
 
  「多嘴!要说你就去说吧!」
 
  他怒气高张的咆哮着。不管我怎么叫,妈妈又不在家,我已经是死定了。 
  不管我如何的抗拒他,而我一个小女孩可以做什么呢?於是我死了心做最后 一搏。
 
  「你像个长辈行吗?」
 
  他不听,抽回在我胸部上的手,然后将我从椅子上拉了下来。
 
  「干么?」
 
  「没事,只要你安静些,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唉!都怪自己没有及早 洞悉他的阴谋。
 
  他要我躺在床上,脱去了我的裙子之后他用力的扯着我的紧身衣。他用力的 拉着,不一会就包住我的脸,我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又一边将衣服从我的头中拉 出又一边动手去褪我的内裤。
 
  「住手…坏…流氓住手!」
 
  我大声的叫着。
 
  「闭口!安静点!他边说拳头边从头上落下来。
 
  他竟然对我这么小的女孩便用暴力,我真的受到了创伤,宛如电袭一般。 
  「啊…讨厌…痛啦… 就在我叫痛的同时,他终於扯掉了我的紧身衬衣,而 下面是全裸的,上面也只剩胸罩而已,我不曾像现在这样的难为情过。
 
  那眼里闪着邪恶眼光的乾爹也快速剥掉了下体的衣物而全裸着,在他毛绒绒 的双脚间,垂挂着跟英文老师一样的肉筒,它正不停的蠕动着呢!
 
  乾爹将它拿到我脸上,然后将他的肉筒塞进我嘴里。「快!快舐我的宝贝, 快…你听到没有…」他用二手张开我的嘴,那肉筒就又滑进了许多。
 
  「啊!舐吧!圭子…」已经是这个局面了,我不做也不行了。
 
  我用嘴唇着夹乾爹的肉筒,恐怕全部都塞在我嘴里呢,很粗的一根。
 
  「我将它再放进一些哦!快舐!」
 
  我只好照他说的那样,用舌头舐了起来。
 
  「嗯…啊…太好了…圭子,就是这样。」
 
  乾爹瞇起了眼睛的说着。
 
  看着乾爹那爽的表情,不禁让我想到男人这动物真是有趣,只是舐它而已他 便已经…真是辛福。像我这么笨拙的口交,乾爹却好像已经相当满足了,接着他 从我口中拔出他的阳物,转而滑向了我私处,乾爹用力的将我的双腿扳开,做好 了准备插入大干一场的姿势。没错,接下来,真的将沾满唾液的阳物就那么的插 入我的私处,哦!好粗的一根啊!
 
  「啊…痛啊…」
 
  「胡说,你已经被别的男人干过了吧!你的那个早就这么告诉我了。」 
  为什么乾爹会知道我跟英文老师早已有性关系的事呢?也许是插入的感觉不 一样吧!
 
  即使是这样,可是对我而言,就好像是第一次啊!终究我是被胁迫的。 
  乾爹拔出他只插入一半的大肉筒,然后又用力的将它再度插入,而且深入了 里头,他不停的扭动着腰用他的大肉棒来摩擦我的阴道,突然间他快速的挺进了 起来 .
 
  「啊…圭子…」
 
  他呻吟的叫着,此时他那膨胀的肉筒也像泄了气汽球一般的缩扁了。
 
  过了一会儿,已经射精的乾爹,紧紧的抱着我,像是回味无穷似的,而我却 一快感也没有。
 
  「圭子…听到没有,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对你妈提起,你明白吗?」
 
  不要他说我也很清楚,这种事是谁也不能说的。之后他又要求了我几次,我 都以要告诉母亲为由而加以拒绝,后来他又因常常外宿而跟母亲大吵了一架,过 了好一阵子也没看见他来,或许他又重新找到一个愿意提供他金钱,只为了跟他 做爱的女人